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山东各地 > 正文

游船老司机,最“有故事”的导游

2020-05-05 07:25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谁说西湖好,此湖有深情。涓涓流不尽,源源育英雄。

  鲁网5月5日讯 谁说西湖好,此湖有深情。涓涓流不尽,源源育英雄。

  今年,是刘勇成为东昌湖景区游船驾驶员的第十九个年头。东昌湖风景名胜区,一座漂在水上的千年古城,延绵百里的京杭大运河。这里延续了千年的文化,寄托了无数聊城人的情思。从2002年起,刘勇就在东昌湖上驾驶游船,传递着聊城的历史文化,也展现水城人的情怀。东昌湖边从当初的人山人海,到现今游船预约限流,他的心情是复杂的。无论怎样,他对未来依旧信心满满,要把水上古城的美告诉更多的人。

刘勇十数年如一日,载着游客欣赏水上古城

  忙碌并快乐着  

  东昌湖,始掘于宋熙宁三年,原为护城河,是在修建聊城古城墙时掘地取土,城外自然成河。后经历代清淤扩展,水面逐渐扩大。东昌湖与杭州的西湖、南京的莫愁湖并誉为我国三大美女湖。

  2002年,刘勇来到东昌湖,成为了一名游船驾驶员。从2002年到如今,游船驾驶员们来了又走,新人一拨又一拨地交换更替,而他始终坚守在这片湖河中。提及东昌湖游船,刘勇颇为自豪。“我是第一批学开船的人。”刘勇告诉记者,彼时客流量大、船少,因此经常出现一种盛况:东昌湖边人山人海,大家挤着、排着队登游船。其实,这也是因为当时建造了水上明珠,大家很稀罕,想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样子。

  那一年,刘勇22岁。“当时,我还正在学开船。开船和开车可完全不同,需要根据风向变化而采取不同的措施。比如,当风向向西时,我们要保持直线游行,就要向东多打半圈船舵。反之亦然,如此,才不至于偏离航线。”刘勇告诉记者。从第一次开船到现在,已经过了十余年。这其间,刘勇行驶的游船航线也发生了多次变化、游船数量也开始变多。

  刘勇在东昌湖内航行,最繁忙时就连午饭都在船上吃,对于东昌湖边的各个景点的历史故事早已烂熟于心,如数家珍。

  “2002年前后,游船的航线从明珠剧场到闸口,最多五公里。”随着时间地推移,航线不断优化。如今推出多条航线,比如从孔繁森纪念馆码头出发,经过龙广场、东昌大桥、江北水寨、湖心岛、双孔桥,回至本码头。

  游船行驶沿途可欣赏光岳楼等名胜。比如,西关桥上雕刻有栩栩如生的《水浒》人物故事图案,漫步东昌大桥一个来回,就如同看了一遍《水浒传》。  

  东昌湖代言人  

  行船十余年,最让刘勇有感触的是之前接待的老年团。他告诉记者,因为有一些外地导游并不十分了解东昌湖,甚至无法为游客解答更深度的问题,所以他会主动提供讲解。“游客会非常激动。我每到一个地点都会跟大家讲讲东昌湖的来历、聊城的历史等。” 很早之前,老驾驶员都会问游客在哪一站下船,是否要看下一站的风景,甚至会为他们免费讲解。如今,这早已演变成东昌湖游船驾驶员的一项培训课程了。

  “我从小在东昌湖边长大,这里是我的童年。我有责任和义务让更多人了解它的过去,看到它的魅力。” 东昌湖闸口桥旁边的两棵古槐树,就是刘勇的童年记忆。据了解,闸口桥在明清时期时是一座水闸,因为京杭大运河是一条人工河,靠人为意志开凿的运河,必然受到地势和自然环境的影响,东昌府区段运河地势特别高,为了让漕船顺利通过,相地制闸以时蓄水,所以在东昌府区段运河之上修建了好多座水闸,也被称之为闸河。

  “闸北古槐,据传为隋炀帝役民初凿大运河时所植,千余年的树仍是老干虬枝、枝繁叶茂。小时候经常听老一辈人讲起千年古槐,比如可以在树下许愿,蕴含了人们很多美好的祝愿。实际上,运河岸边的七八株古槐正是江北水城悠久历史的见证者。”每当行驶到这里,刘勇总会跟游客们提及他小时候古槐树的模样或故事。

  除了讲述东昌湖上、大运河旁的历史故事之外,刘勇还多次在行船过程中救人。“有的人感觉自己水性好,会到深水区游泳。一旦我们发现,都会摁喇叭示意他们到浅水区游。”刘勇说,前几年在行船过程中,远远地看到湖面上有人露出水面,但呼喊却没有回应。“当时,我赶紧把船先停下,用救生杆触碰了一下他,他赶忙抓住了救生杆。随后我们将他拖到了船上休息。”

  “无论是本地人还是外地游客,只要他们不穿救生衣在湖内游泳,我们就有权利阻止他,不准在游船的航道上游泳。” 刘勇说,不止他自己,所有开船的驾驶员看到有人落水,都会第一时间去救援,这是他们应该做的。  

  湖河守护者

  黄河从聊城南部奔腾咆哮东去,运河从中部蜿蜒曲折穿过,卫河从西部挟风裹浪夭矫北流;马颊河、徒骇河纵横交错,东昌湖、鱼丘湖相互辉映。江北水城,可谓名副其实。而东昌湖,则与京杭大运河有着丝丝缕缕的关联。

  “龙湾桥是东昌湖与古运河的连通处,游船由此进入古运河。龙湾桥是为了贯通城区水系,实施了龙湾、丁家坑、铃铛湖、东北湖4处的开挖扩展,将古运河与东昌湖连通,使湖河融为了一体。”刘勇说。

  东昌湖与运河的交融,还有一幅奇妙的景象,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东昌湖的水是死水,但刘勇却说东昌湖的水是活水的原因。“龙湾桥四处扩展以后,流入东昌湖的水很黄,但与湖水交融之后会变清。这是因为东昌湖边有两个水泵房,河水在此经过稀释、沉淀后泥沙含量变低,再流入东昌湖后就清澈多了。”刘勇说,最初将运河的水放入东昌湖内需要手动开闸,现在已经是电动开闸了。此外,还有挖泥船不定期清淤泥,保障湖河清澈。无疑,刘勇是东昌湖上的守护者,而他背后还有一群湖河守护者们。

  从今年复工复产以后,游船客人不多,但也需要层层检查和严格防疫。随着五一黄金周期间游客数量的增多,刘勇也变得越来越紧张。“我们现在少量接待游客,船上每个人间隔很远。尽最大努力保障大家游玩安全。”刘勇说,相信大家总有畅快游船,在东昌湖和京杭大运河上笑谈历史的那一天。(据山东商报)


责任编辑:流程编辑王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