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全省 > 正文

山东省文物局原局长谢治秀:栽倒在博物馆上的“火车头”

2017-09-15 12:04 来源:大众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曾在《中国文物报》头版刊发文章称要“集中打造特色博物馆,当好文物工作的‘火车头’和班长”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在博物馆上翻了“车”。

  曾在《中国文物报》头版刊发文章称要“集中打造特色博物馆,当好文物工作的‘火车头’和班长”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在博物馆上翻了“车”。9月14日,由东营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山东省文化厅原党组成员,山东省文物局原党组书记 、局长谢治秀涉嫌受贿罪一案在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大审判法庭一审开庭。值得注意的是,检察机关公诉的10笔受贿事实中,有8笔发生在他任山东省博物馆新馆建设领导小组成员时期。

 

  仕途顺遂

  1959年6月,谢治秀出生于潍坊昌邑的一个小村庄,从他出生之日起,就与父母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他暗自发奋,希望有一天走出这方土地,实现自己的远大抱负。从小他就是别人眼中的好学生,1980年,作为恢复高考后第四批高考生,他带着全村人的希望,考入山东师范大学政治系政治学专业学习。  

    24岁,他走出象牙塔,带着梦想,踏上仕途之路。第一份工作就被委以重任,成为潍坊市寒亭区东庄乡团委书记。一年后,转任寒亭区委宣传部干事。1987年2月,他迎来了仕途上的转折,他以“副主任科员”的身份迈进了省政府宗教局的大门。1989年4月,任省委办公厅正科级秘书,1992年5月晋升为省委办公厅副处级秘书。  

    领导的器重、自身的努力、组织的培养和信任,让他逐步走上领导岗位,一路平步青云。随后,他历任省政协办公厅秘书处处长;省政协学习宣传委员会副主任(副厅级);省文化厅党组成员、副厅长;省文化厅党组成员、副厅长,省文物局局长(正厅级);省文化厅党组成员,省文物局党组书记、局长等职务。  

    “为什么这个位置不是我的”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从一个乡团委书记到副厅级领导干部,谢治秀仅仅用了14年的时间,这样的晋升速度让很多同龄人难以望其项背。令人唏嘘的是,事情的转折发生在他在文化厅主持工作后。  

    过惯了顺风顺水日子的谢治秀,对自己的期望值越来越高。逐渐地,在省文化厅副厅长的位置上呆的时间久了,他有了“再进一步”的想法。他本以为主持了工作,能力得到大家认可后,被“扶正”根本就是探囊取物,可组织的一纸调令打破了他的美梦——原来,“厅长”位置的安排另有其人。  

    一天,他早早地打发走了司机,独自一人走出办公室,心事重重地在大街上徘徊。这一走,就从下午5点一直走到了晚上11点,他千百次的问自己“为什么这个位置不是我的”,不过,并没有思考出任何答案。这件事成为了日后他心里始终跨过不去的一道坎儿。  

    博物馆的“昼”与“夜”  

    2006年6月,山东省博物馆新馆建设领导小组成立,此时,谢治秀主动请缨,成为领导小组成员;2006年7月14日成立山东省博物馆新馆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谢治秀任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谢治秀的分工为:全面指挥协调新馆建设工作。  

    2007年12月,位于济南经十东路的省博物馆新馆奠基。与此同时,谢治秀的仕途出现了新的转机,2007年11月,他被任命为山东省文物局局长,官至正厅,实现了他“再进一步”的梦想。经过三年多的紧张建设,2010年11月16日新馆对公众开放。这座充分展现山东文化特色、主体建筑面积达8.29万平方米、高74米的现代化博物馆宏伟建筑矗立在泉城济南,实现了博物馆事业发展的新飞跃。  

    事业成功、仕途进步,更需要时时处处洁身自好,一旦放松了思想改造,他的仕途必然会有危险的暗流。由于之前未得到提拔的心结一直存在,从未在仕途上栽跟头的谢治秀在一次受挫后,难以调整好心态,郁结在心,事业上的进取心逐渐被磨平,对自己的要求逐渐降低。

  谢治秀收受的部分书画

  由于工作原因,谢治秀常常接触到古玩、书画等艺术品,他也由一名“门外汉”变成了“专家”,对艺术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随着眼界的拓宽,他的占有欲亦逐渐增强。在他全面协调新馆建设工作期间,一些“不速之客”投其所好,多次为谢治秀支付书画款。起诉书显示,2007年4月份和12月份,山东某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曹某先后两次为其结算书画款,共计人民币53万元。2008年5月份、11月份和2012年4月份,某公司副经理李某某先后三次为其结算书画款,共计人民币80.7万元。  

    2013年8月份,谢治秀陪妻子来到烟台疗养身体。烟台宜人的环境、清新的空气吸引了谢治秀的目光。他找到了烟台的一位做房地产开发的朋友,并看中了其开发的一套房屋。一百余万的购房款,谁来解决的?谢治秀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位老朋友的话“需要用钱就跟我说”。很快,那位老朋友——某公司董事长黄某某“贴心”转来了103万。  

    谢治秀的胃口被越吊越大,书画款、银行转账、金条、人民币、美元、购房款、红木镶银家具……谢治秀来者不拒,一颗颗“糖衣炮弹”攻陷了他的心。  

    作为交换,谢治秀在工程承揽、工程款拨付、质保金提前返还、石材价格提高、解决大理石材色差等方面为请托人提供便利。他逐渐把职务当成了获取利益的“肥缺”,从收受几万到一次上百万,陷入泥潭难以自拔。

  谢治秀收受的金条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面临着中央反腐的高压态势,考虑到自己的违法违纪行为,谢治秀感到非常恐惧、恐慌,他甚至落下长期失眠的毛病。于是,他开始行动,不管是现金还是金条,他都一股脑儿塞进旅行箱,转移到朋友身边。可他终究还是没有躲过调查。  

2016年8月3日,中纪委、山东省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山东省文化厅党组成员,山东省文物局党组书记、局长谢治秀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两个月后,谢治秀被纪委宣布“双开”:谢治秀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金,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将应当由个人支付的费用交由下属单位或他人支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泪洒法庭  

    9月14日上午9时30分,由东营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山东省文化厅原党组成员,山东省文物局原党组书记、局长谢治秀涉嫌受贿罪一案在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大审判法庭一审开庭。谢治秀被两名法警押上法庭。他的头发稀疏而花白,带着金色眼镜,身着浅蓝色衬衣、深色裤子,神色镇静。这是他落马后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庭审过程中,他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数额、事实、证据均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在举证阶段,审判长询问谢治秀有无异议时,他频频高声回答“没有意见”“属实”,但多次称对受贿数额称“记不清了”。  

    在最后陈述阶段,他表现激动,几度落泪,他称:“我时刻问自己,我由一名不到40岁就被提拔为副厅级的领导干部走到今天,站到被告席上,究竟是为了什么?我深感愧对党、愧对家庭,辜负了同志们的期望,深深感到自己违纪违法的所作所为,走到今天是‘咎由自取’。”最后,他表示悔恨自己做错的事情,支持法庭的审判和处罚。  

    贪腐一念间,清廉与腐败仅一墙之隔。用权当如履薄冰,不慎乃殃。对共产党人来讲,动摇了信仰,背离了党性,丢掉了宗旨,就可能成为他人的猎物。只有在立根固本上下功夫,才能防止歪风邪气近身附体。  

    该案的办理,体现了党对腐败问题的零容忍。“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同时在如何掌权、如何用权、如何对待权与钱、处理公与私这些原则问题上,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只有谨慎用权,才能堂堂正正;只有一心为公,才能坦坦荡荡。只有筑牢拒腐防变的堤坝,永葆为民务实清廉的公仆本色,才能对党负责,为民尽责。  

    本该带领大家干事创业的“火车头”,在私欲面前翻了“车”,“翻车之鉴”给世人敲响警钟。  (注:图片均由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提供)(据新锐大众客户端)

  


责任编辑:李颖
分享到: